县社记事

写于2020年04月10日

从有记忆开始我就和父母、奶奶一起住在东关的一所三合院里,那时候我和我姐各有要好的伙伴,虽然只差两岁但已形成阶级,她们稍大点的更玩得来,直到我上小学后一家搬到县社的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里,我俩才真正成为形影不离的玩伴,我童年的很大一部分记忆是发生在这个地方,这里没什么装修可谈,简单的家具,水泥地面,小小的阳台,但是宁静温馨,在这里度过的一个个春夏,是我童年珍贵的回忆。

泰坦尼克号之约

2000年左右泰坦尼克号风靡全国,掀起了一股全民热潮,我和我姐早就想看了却一直没机会。小时候除了大风车我最喜欢的就是电影频道,在电影频道里我看了美人草、大话西游、黄飞鸿,深深地影响了我的三观和审美偏好。还最喜欢涂经纬,觉得她实在长了一张美丽又有内涵的电影脸,她来主持电影频道,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那天我看到电视预告,晚上十点半会播出泰坦尼克号,赶紧把这个爆炸性消息告诉我姐,和她约好了今天晚上晚点睡等电影播出。我俩兴奋不已,草草吃完晚饭就一直守着电视,其他频道都变得索然无味,看一会儿就要调回CCTV6确认下泰坦尼克号播了没有,那时候可能是小学三四年级,小学时一般不到九点就睡了,尤其我姐特别爱睡觉,而且她是睡眠质量特别好的那种人,沾枕头三分钟就能睡着,真是令我羡慕,这大概也是她皮肤比我好的原因之一。果然,还没到九点我姐就撑不住了,她说她先睡会儿,到点了我再叫她起来,我一脸怀疑地看她:“你睡着了还起得来吗?”她表情严肃地说:“肯定起得来,我要看泰坦尼克号。”我被她庄重的神色唬住了,现在想来她应该只是困得不行没啥表情罢了。然后我继续在电视机前蹲守,我妈过来说:“你姐都睡了你也快睡吧,明天看重播吧。”我当时满心期待哪里睡得着,我说:“我不困,再坚持一个小时就能看了,而且她一会儿也要起来看的。”我妈哈哈笑了:“你姐都睡了,她今天肯定不看了。”我不信:“这可是泰坦尼克号,她早就想看了,你等着瞧吧我等会儿叫她她肯定起来。”,“好吧,那你等吧。看等会儿你姐起不起来。”我妈笑眯眯地走了。我哼了一声,心想当然是我赢了。

夜渐渐深了,万籁俱寂,周遭只剩下电视节目的声音,我看不进去,一个人等待实在孤单,就跑到卧室看我姐,这厮果然睡着了,我戳戳她的脸,没反应,伸出一根手指堵住她一边的鼻孔,过了一会儿许是感觉到呼吸不畅她皱皱眉头翻个身又继续睡了。好吧,看来是闹不醒了,我回到电视跟前接着等,这次连频道也不换了,死死地盯着CCTV6,终于到十点半了,看了无数无聊的广告终于要开始了,我兴奋地跑到卧室叫我姐,推搡了半天把她吵醒了:“赶紧起来,泰坦尼克号要开始了!”,她揉着眼睛皱着眉头说:“别吵我了,我要睡觉”我大吃一惊:“你难道不看了?!”她嘟囔了一句:“别吵我”一翻身又睡了,我妈笑眯眯地说:“你看我说什么来着,你姐睡了肯定不起来看了。”我气愤地盯着她的睡脸,觉得她实在是不讲义气,说好一起看电影的结果自己先睡了,我愤愤地转身走了,心想她不看我看。

然而,也许是因为刚刚被爽约毁了我的心情,也许是少了一起看的伙伴,也许是太过激动折腾了一天再旺盛的精力也耗尽了,没看一会儿我也抵不住睡意了。

第二天的重播,看到Rose在甲板尽头迎风张开双臂,Jack在后面轻轻揽住她的腰,那首经典的《my heart will go on》也悠扬响起,随着镜头360度的旋转,周围的一切都变成他们的背景,辽阔天地间彷佛只有他们两个人,实在是浪漫地一塌糊涂,也奠定了我对浪漫的终极幻想。许多年后我在里约奥运会上看到秦凯在领奖台旁向何姿求婚,他们拥抱在一起后那个360度的旋转镜头,全场的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让我感动地眼泪停不下来,多年过去了,我已不记得那年拿了多少金牌,但永远无法忘怀这个最浪漫的求婚。

泰坦尼克号引入时一刀未剪,裸体作画那段对一个小学生来说是相当新奇震撼的,因为爸妈没在旁边,免去了忸怩和羞惭,我和我姐心照不宣地对视了一眼,然后紧紧盯着电视,Rose无疑是美的,皮肤雪白,身姿优美,但又觉得她的裸体有点过于丰腴,我当时的审美还不足以欣赏这种成熟女人的丰韵。

我瞪着她:“昨天说好一起等到十点半看的,你还让我喊你,结果你直接睡了!”她笑嘻嘻地说:“昨天太困了嘛,我本来真想着到时候起来看的,但是实在睁不开眼了,你昨天最后也困了嘛,今天一起看一样。”哼,我对她磨了磨牙,勉强原谅她了,刚刚一起看过这么震撼心灵的电影,我一点也生不起气来。

我那个时候意识到,我十分爱我的父母,却不是什么都能和他们讲的,父母难以儿童的视角和孩子交流,他们早已过了那个懵懂萌动的年纪,并且似乎忘了他们也是从那个时候过来的,表现出的克制冷静如同兜头一盆冷水,而我兴致勃勃急于探索,有着同样的好奇和冲动的同龄人,正是我的好伙伴,比如在县社的这段日子,我的好伙伴就是我姐,虽然俩人难免掐架,但她比我胆大、心灵手巧,我是很喜欢和她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