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

29

青春如梦

房价随想

写于2022年05月29日

引自天涯神贴kkndme精篇版

通货膨胀是政府偷偷掠夺人民财富的手段,极少数人获得暴利——没错,通货膨胀就是剪老百姓的羊毛,让权贵的财富更集中,中下层群众更贫穷。

但是,从国家的统治与巩固来讲,的确是良药(当然有一定限度)。

当大多数资源掌握在少数人手中的时候,占有绝大多数的金字塔下层的群众能够分配到的资源就越少,资源的价格就会越高,少数的金字塔中上层的既得利益者就会越富有。

3月

22

青春如梦

失眠随想

写于2022年03月22日

最近刷朋友圈看到大学室友生宝宝了,感慨万分,算来我毕业竟已经七年了。她一直是一个很有规划的女生,在大学时学习一直很勤奋,上课时提前抢第一排,顺利保研,在研究生时找到男朋友,毕业后顺利就业、结婚、生子。生活井然有序,行事完美符合普世价值观,拥有了世俗意义上的美好。

而我大学里沉迷看小说,从未想过之后的考研、就业规划,出国更是从来没有想过,因为感觉遥不可及。上课都是选边上的位置偷偷看小说甚至翘课,毕业后匆忙转行,过了几年996的日子疲惫不堪,终于换工作轻松些后,开始年龄焦虑发愁找男朋友的事。

2月

19

青春如梦

浅谈文艺作品中的爱情起源

写于2022年02月19日

托尔斯泰说,多么伟大的作家,也不过是在书写他自己的片面。

首先人无法描写自己不熟悉不了解的东西,强行去写只会显得浮滑和笨拙。

其次并非着眼于宏大叙事或严肃社会问题才是好的文艺作品,普通人鸡毛蒜皮的小事和波澜壮阔的内心同样重要。社会是由人组成的,唯有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值得反复去探索和研究的。如果只着眼于宏大叙事而忽视了人与人之间的情感联结就会显得苍白空洞。

2月

02

青春如梦

未能成行的逃离

写于2022年02月02日

艾丽丝·门罗《逃离》

《逃离》中卡拉的两次逃离,都是想逃离现在的生活。

卡拉的男友克拉克为人粗鲁脾气火爆,而卡拉细腻敏感,相处中她的情绪总是被忽视,克拉克经常觉得不耐烦,她捏造了雇主家病怏怏的男主人对她性骚扰的谎话,作为夫妻夜话调剂二者感情,引起了他的强烈兴趣,而她自己也是有快感的,这就是NTR吧,一种性癖。

后来发现已去世的男主人是个颇有声誉的诗人,还得过一笔丰厚的奖金,克拉克就逼卡拉去找雇主家的女主人西尔维亚要钱,这时卡拉的谎言就变得无法收回也难以否认了。她情绪崩溃,诉说了自己生活中的痛苦,在西尔维亚面前哭了出来,她帮助了她逃离。

12月

27

青春如梦

走夜路时

写于2021年12月27日

多说话让人有活着的实感,让人感觉神采奕奕。

披星戴月,从字面意思上看是很浪漫的,抬头就能看到满天星斗和月亮,让人走夜路不惧黑暗。

不知是否小孩子天生会害怕黑暗,或者是从小看电视耳濡目染地感觉黑暗里会窜出一个坏人,或者是对未知的恐惧。对黑暗的恐惧从我有记忆起就有,卧室进深很深,从窗帘缝隙洒进来的一点微弱月光照不到床沿,关上灯就黑洞洞的,然后陷于一种不可名状的恐惧。类似于小儿惊梦的毛病,爸妈给我在房间里装了一个小夜灯,黑暗里睁眼就能看到一点永恒的微光,这样似乎就能安心去睡了。

4月

10

青春如梦

县社记事

写于2020年04月10日

泰坦尼克号之约

从有记忆开始我就和父母、奶奶一起住在东关的一所三合院里,那时候我和我姐各有要好的伙伴,虽然只差两岁但已形成阶级,她们稍大点的更玩得来,直到我上小学后一家搬到县社的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里,我俩才真正成为形影不离的玩伴,我童年的很大一部分记忆是发生在这个地方,这里没什么装修可谈,简单的家具,水泥地面,小小的阳台,但是宁静温馨,在这里度过的一个个春夏,是我童年珍贵的回忆。

2000年左右泰坦尼克号风靡全国,掀起了一股全民热潮,我和我姐早就想看了却一直没机会。小时候除了大风车我最喜欢的就是电影频道,在电影频道里我看了美人草、大话西游、黄飞鸿,深深地影响了我的三观和审美偏好。还最喜欢涂经纬,觉得她实在长了一张美丽又有内涵的电影脸,她来主持电影频道,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2月

02

青春如梦

2018 年终总结

写于2019年02月02日

现在是 2019.2.2 16点48分,也是我过年前的最后一个工作日,下午修了一个兼容性的 bug,刷了刷 GitHub,收拾了一下东西,感觉可以开始摸鱼了(大雾,我怎么会摸鱼)现在写年终总结是不是有点晚,不过没有关系,just for fun

今年本来想早点休假回家的,毕竟攒了好多调休都没用,但是春运的火车票实在难买,只好又拖了几天。

2018年于我来说是挺重要的一年,也是我的本命年。今年经历了一个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的转折点,从成都去了杭州。我在成都呆了七年,从2011年到电子科大上学,到15年开始工作,一直都在成都。

12月

07

举个栗子

使用 service workers 提升网站体验

写于2018年12月07日

在对着一个 repo static 目录下的 sw.js 文件研究十分钟后,终于把它和之前听说过的 service workers 对上了号…

对于 service workers、PWA 这些概念我大概只是停留在"听说过"的层面,或者是应试水平(面试的时候能说一下这是个啥……),然而实践经验为0,现在有栗子了,那就动手试试吧!

12月

01

青春如梦

一名曾经沉迷网络小说的少女的自白

写于2017年12月01日

这篇文章其实不是在为网络小说正名,至少等它不再叫网络小说吧。

在写下这个题目后我第一时间去搜了下什么是网络小说,我才发现我似乎并不清楚什么才是网络小说。这是百度百科网络小说的第一句,

网络小说

好吧,那么什么是网络作家呢?

11月

28

青春如梦

旧时光

写于2017年11月28日

《你好,旧时光》正在热映,我很喜欢周周和林杨,然而本文和它毫无关系。

不得不说我是个异常怀旧的人,从前发生的种种总是让我非常留恋,可能是因为经过了记忆的过滤和润色,我总是觉得过去的都挺美好。

就像我某次翻看小学时写的日记,有一页写着我超级超级讨厌 XX,绝对绝对不会忘记这件事的,后面还用粗线画了几个大大的叹号。我当时苦思冥想了好久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如你所知,我什么都想不起来,这件事其实说明了两个挺重要的点,一是我当时觉得很重要或者绝不会忘记的事可能根本不怎么重要;二是我可能不大记仇,或者我总是选择性忽视那些曾让我感觉痛苦或者难堪的事,简单点说,逃避型人格。

1月

29

举个栗子

记在小本本上的 git 操作

写于2017年01月29日

查看 git 配置信息

        git
        $ git config --list
        or
        $ git config -l